福建省同心民族品牌发展研究院主办
品牌热线:400-8070889

网站首页 > 品牌服务 正文

金色的溪边旷野(小说 )

小海 2024-07-08 18:11:14 品牌服务 3658 ℃

作者简介

郑慕龙,男,汉族,福建省德化县人。1985年至1988年在本省泉州师专政教专业读书。1988年至1993年在本县浔中中学教书。1993年至2017年在本县侨联办公室工作。2017年夏开始在本县农业局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工作。1995年开始从事业余的文学艺术创作,系中央文艺出版社名誉社长。至今发表《溪边,月色和竹子》,〈桃花红艳〉,《春夏秋冬》,〈春江岁月〉,〈潮涌海州〉,〈郊区镇的春天〉,〈阳春三月〉,《江南春早》,《丝绸大红袍.郑慕龙卷》,《大海涛声》,《三月春花盛开的日子》,《源州春早》12本小说集子。

金色的溪边旷野

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是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政府镇长。他这个人平时工作还是比较认真的,各方面的工作表现不错,工作积极,主动,严谨和细致;颇获上级领导和众人好评的......

他们当地家乡的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一向被上级部门评为精神文明先进单位。这和镇政府大院里头的众人平时的工作努力和工作表现是分不分的......

按说,他们当地家乡的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街上的社会治安状况一向比较好,没有其它的什么盗窃案件发生;谁知,2015年夏天7月上旬的那一段时间里,他们这一座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政府大院里头,却接连发生了几起失窃案件;有的镇政府下属的办公部门甚至丢失了几台电脑;而且,查了几天时间,却一直没有查出来......

这种情况,让年纪三十几岁的,脸上戴着眼镜的,担任了镇政府办公室主任的邱文宾感到相当困惑和烦恼的......

几天后的2015年夏天7月中旬的星期天晚上7点多钟的时候,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独自一人地,正好根据工作计划和安排;早早地赶到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政府大院门口里头来值夜班。当天星期天晚上7点多钟的时候,由于暂时没有安排其他镇政府工作人员值班。所以,在漆黑朦胧的夜幕中,他们当地家乡的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政府大院门口里头的那一幢正中的,十层楼高的镇政府办公楼房内空无一人,庭院四周静悄悄的......

这个时候,沿着外头的灯火亮丽的,两旁栽种着长排树木花卉的,略有点繁华热闹的镇街;大步地走进苍溪镇政府大院门口里头;和门口右边值班室房间内看电视的,年纪六十几岁的,看门的老孙头打了一声招呼,镇长李成曦便继续独自一人地,走进了眼前的这一座镇街旁边的巷溪镇政府大院门口里头去了......

“老孙头,今晚有啥情况嘛?......”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便一边大步走进巷溪镇政府大院门口里头;一边挥着手地,一脸微笑地打招呼道。

“李镇长,你这个领导来得好早啊!暂时没有什么情况。再说,能有啥情况呢?......”年纪六十几岁的,个子瘦瘦的老孙头便也坐在镇政府大院门口右边值班室房间内,一边看电视;一边赶紧陪着小心回答道。

“老孙头不可大意啊!这两天咱们巷溪镇政府大院里头的有些部门办公室,正发生丢失电脑的事情呢。镇政府办公室主任邱文宾正查无下落呢......”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便也继续大步走着地,一边走入镇政府大院门口里头;一边比划着手地,一脸不放心地说道,叮嘱道。

“嗯......李镇长。咱老孙头小心着呢......”

“这就好......”

就这样,这些话说完以后,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便也继续独自一人地,大步走入眼前的这一座漆黑朦胧的夜幕笼罩着的,四周静悄悄的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政府大院门口里头去了;朝着前面正前方的那一幢十层楼高的,崭新亮丽的镇政府办公楼房方向而去了。

此话不表。

走进巷溪镇政府大院门口里头以后,继续地沿着庭院中间的,两旁栽种着树木花卉的,宽阔的水泥场地上,走了几分钟的时间;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便也走到那一幢前面正中的,十层楼高的,崭新亮丽的镇政府办公楼房楼下一楼大厅门口前面的几级水泥台阶下面了;然后,抬腿地登上几级水泥台阶,走入镇政府办公楼房楼下一楼大厅门口里头去了......

走进眼前的这一幢前面正中的,十层楼高的,崭新亮丽的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政府办公楼房楼下一楼大厅门口里头以后,他发现大楼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动静......

谁知,在眼前的这一幢十层楼高的,里头静悄悄的巷溪镇政府办公楼房楼下一楼崭新亮丽大厅内的右边过道走廊上,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却碰巧碰上:有两个年纪三十几岁的,身穿工作服字样的,好像维修人员模样的年轻人,正轻手轻脚地,贼头贼脑地;往镇政府办公楼房楼下一楼大厅后头边门偷偷地搬着一台电脑......

“什么人?......”见情状可疑,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遂大步赶上前去,手指着地,一脸大声地喝问道。

“哎呀!......撞见真人啦......”孰料,这两个年纪三十几岁的,身穿工作服的年轻家伙却慌慌张张地丢下手上抬着的电脑,撒腿就往镇政府办公楼房楼下一楼大厅后面边门方向跑去。

很快,从那儿逃出了眼前的这一幢十层楼高的,崭新亮丽的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政府办公楼房楼下一楼大厅里头了.....

来不及思索,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便不顾一切地追了上去......

那两个年纪三十几岁的,身穿工作服的年轻家伙从镇政府办公楼房楼下一楼大厅后面边门逃出去以后,趁着漆黑朦胧的夜幕掩护,很快逃到镇政府后面围墙下面;然后,没命地翻墙头爬了出去,逃之夭夭。不一会儿的时间,便没命地逃到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政府大院围墙后头较远处的,溪边田野旁的一家规模不太大的私人石雕厂里头,慌忙地闪进去;并躲藏了起来......

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沿着镇政府大院后面围墙旁的后门追出去以后,正好瞧见那两个年纪三十几岁的,身穿工作服的年轻家伙象兔子似地逃远了;身影闪进那一家较远处的,溪边田野旁的,规模不太大的私人石雕厂里头,已经追不上了......

“娘的!.....跑的比兔子还快......”年纪四十几岁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不由地站在镇政府大院围墙后头手指着地,暗骂道。

没法子,他只好折返回来,赶紧手机通知在眼前的这一座当地家乡的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政府大院门口值班的,年纪六十几岁的,看门的老孙头。让老孙头赶紧跟他镇长李成曦两人一起地,赶到镇政府大院围墙后面较远处的,那一家溪边田野旁的私人石雕厂那儿去;抓那两个贼娃子......

“好的!......”年纪六十几岁的,身材瘦瘦的,看门的老孙头赶紧站着地,比划着手地,答应道。

说完以后,两人一起地便也急匆匆地;赶到当地家乡的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政府大院围墙后面较远处的,那一家溪边田野旁的,规模不太大的私人石雕厂那儿了。

赶到那儿以后,进入眼前的这一座溪边田野旁的,规模不太大的私人石雕厂区里面;然后,站在厂区门口里头左边不远处的,一间亮着灯光的厂部办公室房间外面,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便一脸焦急地,把来意对那一个年纪五十几岁的,当晚正呆在厂里头的,身材胖胖的工厂老板曹大嘴说了......

“啥?......李镇长。竟然有这等事情?这真是邪门啦。咱身材胖胖的工厂老板曹大嘴没碰上啊;不过,这事没关系的,请你李镇长放心。我工厂老板曹大嘴马上喊人,跟你李镇长和老孙头两人一起地,进到厂区里头去抓那两个偷电脑的年轻小子......”听完以后,年纪五十几岁的,身材胖胖的工厂老板曹大嘴便也站在厂区门口里头左边不远处的,一间亮着灯光的厂部办公室房间门口,比划着手地,一脸惊讶地回答道。

“那就谢谢曹大嘴老板的配合啦!......”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便也继续地站在眼前的这一间亮着灯光的厂部办公室房间门口,赶紧双手握着身材胖胖的工厂老板曹大嘴的手,一脸感谢地说道。

“不用谢,李镇长......这档子活是咱身材胖胖的工厂老板曹大嘴应该做的。不把那两个偷电脑的贼娃子抓住;那还行嘛?咱工厂老板曹大嘴夜里睡觉还能睡安稳嘛?......”年纪五十几岁的,身材胖胖的工厂老板曹大嘴便也继续地站在这一间亮着灯光的厂部办公室房间门口地,摆着手地,一脸无所谓地回答道。

“这个?......曹大嘴老板。你说的对极啦!......”年纪六十几岁的,身材瘦瘦的老孙头便也继续地站在亮着灯光的厂部办公室房间门口地,赶紧竖着大拇指地,夸奖道。

“那是......我身材胖胖的工厂老板曹大嘴是谁?总不能连这种事情都不懂;轻易地放让两个贼娃子溜啦......”年纪五十几岁的,身材胖胖的工厂老板曹大嘴便也继续地站在厂部办公室房间门口地,拍着胸脯地,一脸得意地回答道。

“好的?......曹大嘴老板,赶快带我们两人进去抓那两个偷电脑的贼娃子吧。时间长啦,恐叫那两个贼娃子逃走啦......”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便也继续地站在眼前的这一间亮着灯光的厂部办公室房间门口,挥着手地,一脸严肃地催促道。

“听你的,李镇长。我身材胖胖的工厂老板曹大嘴这就叫上几个工人,跟你们两人一起地,去抓那两个偷电脑的贼娃子。你李镇长急,我工厂老板曹大嘴更急呢?这都啥年月啦,还有偷电脑的贼娃子呢。看我工厂老板曹大嘴不把他们两小子一锅端啦,来他娘的一勺烩啦?......”年纪五十几岁的,身材胖胖的工厂老板曹大嘴便也继续在站在厂部办公室房间内,拍着胸脯地,粗声粗气地嚷道,保证道。

就这样,大致地商量好后,年纪五十几岁的,身材胖胖的工厂老板曹大嘴便站着地,赶紧手机叫来几个工人;然后,众人雄纠纠,气昂昂地,仿拂打一场重大战役似地;各人精心地分拨和布置停当以后,便跟在镇长李成曦后面;一起进入这家规模不太大的私人石雕厂里头,去抓那两个偷电脑的贼娃子了。

大伙们一起地,手里头拿着几根家伙什;然后,放大了眼睛地,仔细地在厂区里头四周搜索起来了......

在漆黑朦胧的夜幕中,认真仔细地搜索了好一会儿的时间;终于,年纪五十几岁的,身材胖胖的,比较熟悉厂区情况的工厂老板曹大嘴,领着人;在自己的这一座规模不太大的私人石雕厂区后面的,一处堆放杂物的仓库内角落旁,发现了那两个躲起来的年轻小偷,贼娃子......

“看你们两小子往哪里逃?......孙猴子了不成?难道还能上天入地?还想学电视连续剧<<封神榜>>里面的那个矮个子土行孙,会土遁;蒙骗我们大伙儿,在我们大伙儿面前玩把戏?......”见状,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便也健步上前地,手抓着一个为首的年轻小偷的上衣衣领,一脸生气地喝道,冷笑道。

“这个?......饶了我们两人吧;下次不敢啦......”那两个年轻小偷无处可逃,便赶紧蹲在角落里头拱着双手求饶道。

“他奶奶的!......还有下次?......真把自己当成电视连续剧《封神榜》演义里面的那个矮个子土行孙啦;想蒙混过关,让我们大伙儿饶了你们两小子啊......”年纪五十几岁的,身材胖胖的工厂老板曹大嘴不高兴了;便也站在众人前头地,手抓着另外一个年轻小偷的上衣衣领,好汉似地,连连地冷笑道。

众人便一起合伙上前地,齐心协力地将这两个偷电脑的贼娃子抓住了......

随后,两小子就被众人一起地,押到前面镇街上的那一座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政府大院门口里头去了;并交由闻讯赶到的镇街上的镇派出所警察处理了......

此话不表。

第二天星期一上午上班的时候,听说了此事以后,他们当地家乡的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政府大院门口里头的不少镇政府干部职工们,都纷纷地称赞和夸奖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平时的警觉性高,思维反应比较敏捷......

“李镇长,你这个镇领导硬是行啊!平时的警觉性高,思维反应比较敏捷;不然,说不准昨天星期天晚上值班的时候,就让那两个贼娃子得逞了,逃掉啦......”年纪三十几岁的,脸上戴着眼镜的,这些日子正发愁此事的,担任了镇政府办公室主任的邱文宾便也坐在镇政府办公楼房楼上二楼的镇长办公室房间内的办公桌前的沙发上,一边手里拿着一只茶杯,喝着茶;一边比划着手地,一脸高兴地,眉开眼笑地对镇长李成曦称赞和夸奖道。这些失窃案件破了,水落石出了,年纪三十几岁的,脸上戴着眼镜的,担任了镇政府办公室主任的邱文宾顿时感到心情十分的轻松;再也不用为此事发愁,这几天急的吃不下饭;寝食难安啦。

“哪里?......咱镇长李成曦平时的警觉性比较高有点;但是,思维反应敏捷谈不上。咱李成曦这是碰巧碰上的;既然碰上了,还能轻易地让那两个贼娃子溜掉啦?那不白当了几年时间的镇长嘛,还不如卷铺盖走人?......”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便也坐在镇政府办公楼房楼上二楼的镇长办公室房间内的办公桌后面,一边手握着鼠标,上电脑;一边摆着手地,一脸谦虚地回答道。

“邱主任,你说的没错。.....这一回若不是李镇长平时的警觉性高,思维反应比较敏捷;兴许就被那两个贼娃子轻易地溜掉啦。没处找那小小子去呢?......”年纪五十几岁的,头发花白的镇人大黄主席便也坐在楼上二楼的镇长办公室房间内的办公桌前的沙发上,一边手拿着一只茶杯,一脸轻松地喝着茶;一边竖着大拇指地,笑着地,跟着称赞和夸奖道。毫无疑义,年纪五十几岁的,头发花白的镇人大黄主席也称赞和夸奖镇长李成曦平时的警觉性高,思维反应比较敏捷呢。

“哪里?......你们同事两人过誉啦......”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便也继续地坐在楼上二楼的镇长办公室房间内的办公桌后面,一边手握着鼠标,上电脑;一边摆着手地,一脸谦虚地回答道。

“哈哈哈......你李镇长就是谦虚.值得我们大伙儿学习......”听他这么地一说,其他两人便也继续地坐在沙发旁,一边手拿茶杯,喝着茶;一边不由地笑了起来。

就这样,这些话说完以后,几个人便也继续地,兴致勃勃地坐在眼前的这一间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政府办公楼房楼上二楼的镇长办公室房间里头,谈着其它话题的话了;话谈了一会儿的时间才结束。

结束完以后,年纪五十几岁的,头发花白的镇人大黄主席和脸上戴着眼镜的镇政府办公室主任邱文宾两人一起地,便也起身地告辞离开镇长李成曦下镇政府办公楼房去了;去处理各自的事情去了.....

这个时候,瞧着年纪五十几岁的,头发花白的镇人大黄主席和镇政府办公室主任邱文宾两人下楼去了,年纪四十几岁的,个子中等的,担任了镇长的李成曦便也继续独自一人地,心情愉快地坐在镇政府办公楼房楼上二楼的镇长办公室房间内的办公桌后面,一边手握着鼠标,上电脑;一边眼睛朝着镇长办公室房间窗外望去,只见:在正午的,金黄色灿烂阳光的照耀下,窗外的高高的广阔无垠的碧兰色的天空上,一览无余;天高高的,蓝蓝的......在高远的蓝天下,眼前的这一座当地家乡滨海省河源县巷溪镇政府大院后面围墙较远处的溪边旷野上,一片渚清沙白的样子;金色苍茫的溪边旷野上,有几簇枝叶阔大的绿色芭蕉树生长着,景象优美,景色迷人......

不仅如此,在较远处的那一条水流清清的溪流上,溪岸畔的小沙洲上,还有几只羽毛洁白的鸥鹭正在飞翔着;鸥鹭张开着翅膀,正向远处的金色灿烂的天空方向飞翔而去......

郑慕龙

通信地址:福建省德化县金龙小区8号楼B 2003室;

联系电话:18759480945(手机);

邮政编码:362500;

2024年6月3日。